【廢死該不該?】乖兒夜店遭圍毆死 父親:兇手未制裁 要法律何用

(大山腳10日訊)王國安鮮少涉足夜店,去年應友人邀約到柔府一家夜店聚會卻被不明人士群起圍毆重傷不治。

父親不想憶子成狂,不想終日鬱傷,將時間與精力花在爬山運動,或到柔府山上義務幫忙清理工作,希望可以走出喪子之痛。

(圖片來源:光明日報)

2017年12月10日凌晨1時40分,王國安在柔府一家夜店外,被人圍毆後重傷送院搶救,2天後宣告不治,享年41歲。

悲痛莫明的家屬,在其喪禮上拉橫幅,促請警方盡快捉人,還死者一個公道。

1嫌犯潛逃

案發後,警方將3名嫌犯控上法庭,尚有一名嫌犯潛逃。這起命案發生至今已近一年,案件目前仍在檳城高庭排期聆審。

母提兒子不禁流淚

(圖片來源:光明日報)

王國安離世將近一年,母親黃妹仔一提起兒子心裡仍隱隱作痛,眼淚不禁流下。

「我每晚都還是很想他……他很照顧家人,每月還會給我一筆家用。他是我的兒子,怎叫我不心痛?」 她說著,淚水不自覺的滑下。

憶起案發當天,她說,那天正值柔府村舉辦12年一次的答謝天公晚宴,她因為家婆不適,便到檳島一所醫院照顧家婆。當接到孩子出事的消息,她整個人都嚇傻了!

兒子遺下的2台手機,其中一台因為有鎖定密碼無法打開,另一台她則拿來使用,就當作是兒子仍陪在她身邊。

她說,做裝修工作的國安,家裡的石膏和門窗都他設計的,修讀設計課程的兒子,喜歡藝術,還為自己劃下一幅自畫像。

王國安年輕時很愛拍照,相冊里留下了不少他的青春照。

黃妹仔翻開相簿看著兒子小時候的相片,輕聲的對記者說:這就是國安。語氣中充滿著思念與不捨,看著看著淚又流下了。

父指國安乖巧老實

王亞丁與妻子黃妹仔(67歲)共育有5名孩子,王國安排行第二,在父母眼中,他是一名乖巧老實的孩子。

「不是我們要稱讚自己的兒子,國安的性格全村人都知道,只要他能幫上忙的都很樂意幫忙。」 提起已逝兒子的好,王亞丁一陣酸楚。

他說,兒子不抽菸,也很少去夜店,更沒有仇家,家人想不到他會這樣被活活打死。

他指出,國安是個做事有交代的孩子,家人從不過問他去哪裡,案發當晚他在家中睡覺至凌晨1時許,突然接獲兒手出事的消息。

「直到現在,每次一想起這個兒子,我心裡都會很不舒服。」

好好出門躺著回來

談起兒子的遭遇,68歲的父親王亞丁還是滿腹不解何以家人眼中善良又乖巧的王國安,原本開開心心和朋友到一間夜店聚會,卻會遭到一群人圍毆至重傷,最後送院不治。

「出門時好好的一個人,最後卻是躺著回來。直到現在,每次一想起這個兒子,我心裡都會很不舒服。」

(圖片來源:光明日報)

提起兒子的遭遇,王亞丁眼眶立即泛淚,直言在這有生之年,只要一想到兒子冤死心裡就是一陣刺痛,永遠無法忘記兒子不幸的遭遇。

「如果我的兒子是一個頑皮又有不良習慣的人,發生這種事我們也無話可說,但我這兒子很善良、很老實,他原本還有數十年的壽命,但現在卻沒有了……」 說著說著他紅了眼眶。

罪案率高不應廢死

謀害兒子的兇手至今尚未受到法律制裁,政府卻說要廢除死刑,王國安的父親直嚷 「這叫我們怎麼接受?」

王亞直言:「我兒子好好的出門但卻躺著回來,現在政府說要廢除死刑,叫我們如何能接受?」

(圖片來源:光明日報)

他強調,有錯的人就應受應得的罰,因此無法接受政府決定廢除死刑的做法。

王亞丁接受光明日報專訪時說,我國政府欲廢除死刑,是不明智的做法,但政府若一意孤行,我國的法律還有何用?

「政府不能學西方國家的做法,畢竟西方國家的犯罪率不高,而我國的犯罪率卻很高,所以西方國家的東西我們不能照單全收。」

至於政府建議廢除死刑後,考慮提供賠償金給死者家屬,他說,受害者家人是無法接受這種賠償。

他說,「他們毆打國安時沒有給他存活的機會,那為何政府還要我們(家屬)給這些嫌犯機會?政府廢除死刑,怎麼說都不對。」

「政府說要修改法令就修改?廢除了死刑犯罪率不是更高?凡是危害國家人民的罪犯,都應該以法律嚴厲懲罰,廢除死刑是多餘的做法。」

他說,假若政府通過廢除死刑,他們也沒辦法,但卻希望政府能聽到受害者家屬的心聲,不要在他們的傷口處撒鹽。

王亞丁說,案件在大山腳法庭提控及過堂時,他到庭跟進案件進展有7至8次,如今案件聆審日期仍未訂下,家人已通過武吉丁雅前州議員王敬文,另委律師到庭旁聽此案。

延伸閱讀

政府決定,廢除死刑!待執行死刑的工作也會暫停

(吉隆坡10日訊)首相署部長拿督劉偉強說,內閣已議決廢除強制死刑,待執行死刑的工作也會暫停。

他也說,政府會要求特赦委員會探討處理待行刑的死囚的方式,考慮減刑或釋放他們。

「若減刑的話,他們不得不面臨終身監禁。」

他說,政府料在下周(15日)召開的國會下議院會議,提呈廢除強制死刑法案。

「所有死刑將被廢除,句號。」

劉偉強今午出席馬大法律系對話會後,在記者會上這麼說。

他說,政府認為死刑不應被執行,目前正在研究某些問題,並需聆聽各界的意見,但目前的立場是要廢除死刑。

他也說,減刑的話可能從死刑改判終身監禁,但若是與毒品相關的罪行則較為不同,因為有一些屬毒騾的情況,這與滔天大罪不同。

「我們也需要全面探討所有案件,尤其對謀殺案受害者的家屬而言。」

「目前相關法案的準備工作已處於最後階段,總檢察長湯米湯姆斯也透露準備好提呈。」

劉偉強日前在山打根出席一項社區活動時說,政府有意依循有關人權的國際標準以廢除死刑,這項研究工作已處於最終階段,完成後將提呈內閣,並有信心年尾可提呈法案。

他補充,涉及死刑的罪行包括販毒、謀殺和恐怖主義,有關死刑的研究將考量各個層面,以確保犯下謀殺和恐怖主義罪行的罪犯被施予相稱的刑罰。

特委會半年內完成報告

劉偉強也宣布,內閣周三(10日)已接納針對探討1963年大馬契約的內閣特別委員會成員,並會在6個月期限內完成報告和提呈國會。

他說,該特委會涵蓋3個單位,即指導委員會、技術委員會及工作委員會;其中指導委員會以首相敦馬哈迪為首,共有17名成員。

他指出,技術委員會將由他和總檢察長湯米湯姆斯擔任聯合主席,成員包括沙砂兩州國會議員和各政府機構領導。

「至於工作委員會成員將由技術委員會選出,主要是法律界人士及1963年大馬契約中的重要人物,我保證會有更多來自沙砂的代表。」

劉偉強(左起)在活動結束後,在馬大法律系院長拿督佐漢手中接過紀念品。

劉偉強(左起)在活動結束後,在馬大法律系院長拿督佐漢手中接過紀念品。

他說,指導委員會將每兩個月開會一次,首個會議將在一個月內召開。

他也說,特委會討論的問題涵蓋所有圍繞沙砂兩州事宜,包括1974年石油發展法令及石油稅課題。

詢及6個月是否足夠時,劉偉強給予肯定,補充指各造在各項問題中早已有了共識。

他說,若砂州首長拿督阿邦佐哈里有任何不滿,大可在指導委員會會議上提出。

首相署部長拿督劉偉強指出,內閣已議決廢除強制死刑,預計將在來臨的國會會議中提呈廢除強制死刑法案。

首相署部長拿督劉偉強指出,內閣已議決廢除強制死刑,預計將在來臨的國會會議中提呈廢除強制死刑法案。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