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裔學霸在大馬拿不到獎學金,結果現在被3個國家爭搶!馬來西亞人才輩出,但卻帶著自己的才華離開了

欸!小編問你,你SPM拿幾個A?「她是SPM最好的學生之一,但未能獲得政府JPA獎學金繼續本科學業……

現在她成為科學界耀眼的新星,澳大利亞比馬來西亞更為她驕傲!」 最近臉書瘋傳的一篇文章,講的就是她:藍舒潔 (Lam Shu Jie)。

圖源:藍舒潔臉書

她1991年出生,現在是一名化學工程博士,因為研發了一種對抗超級細菌的療法而收到世界的關注。

藍舒潔出生於馬來西亞,從小念華小,在中學時所有的科目都拿到A,是一個100%美女學霸。

很可惜的,她並沒有獲得馬來西亞政府的JPA獎學金。

2008念,她前往澳大利亞,就讀墨爾本大學主修化學工程系。

憑著努力和成績,她獲得了澳大利亞政府的獎學金資助,繼續攻讀碩士課程。

她曾經發表一篇論文引起關注,從而獲得資金資助,之後開始研發一種星形聚合物-用來對抗超級細菌的特效藥。

她不僅被澳大利亞政府支持,中國也注意到了她。

北京剛剛授予了她「世界華人希望之星」這個稱號,更厲害的是中國的衛生部長高強說她未來會得諾貝爾。

目前,中國、澳大利亞和新加坡的政府、大學或研究機構都想盡辦法要得到她。請問,馬來西亞做了什麼?

圖源:Bhajat Singh Nejar臉書

馬來西亞網友都表示, 馬來西亞人才輩出,但卻帶著自己的才華離開了,沒人想留在一個沒人賞識的地方。

更有人覺得藍舒潔離開馬來西亞是一個很正確的決定,因為在別的國家才能受到真正的賞識並獲得成就。

其中有人擔心,如果馬來西亞的人才都離開了,請問馬來西亞的未來會在哪裡呢?

【難怪人才都在國外!】大馬美女學霸拿不到政府獎學金去外國讀書,現在的內心話應該是:「我現在大把人要!!」

早前調查

外國的月亮比較圓?—探討大馬人才外流及移民人數增加

公積金局揭露,2015年大馬人移民人數比2014年增加23%,在2015年共有2206人放棄馬來西亞公民權,並從公積金局取出總額1億3460萬令吉的存款。大馬人移民海外現象增加,我國人才外流的現象也不得不叫人關注。

亞洲策略與領導研究所(ASLI)營運總裁黃穎欣表示,其實人才外流的課題一直都存在,端看大眾是否有用放大鏡去討論這個課題。

她稱,人才外流(Braindrain)是指受過高等教育或是具有專才技術的人民,為尋求更高薪水或是更好的機會,而遷移到其他更具經濟優勢的國外地區。

據世界銀行報告,截至2010年,在新加坡工作的大馬公民有38萬5000人,其次是澳洲和英國,分別有11萬6000人和6萬9000人,而這些大馬人中,逾50%都受過高等教育。

她說,大馬如同許多中等收入國家,面臨高等人才流失窘境,每10名受過高等教育的公民中,就有一名在外國工作。

2011年世界銀行發布的「大馬經濟監督之人才流失報告」,我國約有100萬名公民移民海外,其中超過57%選擇新加坡落腳。

新加坡流失人才

惟,儘管新加坡吸納了大量外國、尤其是大馬的高端人才,卻也面臨著頂尖人才流失的問題。

黃穎欣指出,早在2012年,新加坡副總理張志賢就點出,每年都有約1200名新加坡人放棄他們的國籍。

她說,選擇移民海外者都會有自己的原因,其中包括子女教育問題、生活水平、薪資、專業機會和與外國人結婚等。

「每個人、每個年齡層和不同的階級都會有各自的原因,不否認有些人覺得外國的月亮比較圓,或是覺得外國薪資比較高,甚至是天氣因素或是覺得在大馬過不下去,都能成為移民的理由。」

薪資確實是影響人才流動的原因之一,根據世界銀行2012年的數據,大馬人均生產總值只有2萬4857美元(約10萬4887令吉),而新加坡的人均生產總值為4萬9719美元(約20萬9794令吉),比大馬多了一倍。

她說,在大馬,不管是外國企業、官聯企業還是私人企業,都有個固有的觀念,即薪資遠不比國外相同的人才高。「我國企業的固有觀念,就是不會照外國人才的市場價格,給予他們應有的薪資,我們都在剝削員工,把人才當人力使用。」

她稱,教育素質下滑、缺乏競爭力,也是流失優秀學生及移民的重要原因,許多移民海外者都希望子女可以接受更好的教育,或是一些優秀學生被吸引到國外升學,自然就留在當地生活。

她以移民澳洲為例,一些父母一開始可能沒有想過要移民,但在孩子要上學時,就會考慮先移民到澳洲落地生根,一方面能擁有足夠供孩子念大學的薪資,另一方面也能享有當地的教育福利。

她強調,人才往外移動有許多的原因,只怪罪在某特定原因,如教育制度或是政治體系不夠好,是不正確的。

考量福利因素 大馬也不錯

國人選擇移民海外,往往福利是移民的其中一個考量因素。不過亞洲策略與領導研究所營運總裁黃穎欣提醒欲移民海外的國人,不能只考量到薪水和福利問題,需要考慮的事還有很多。

黃穎欣說,無可否認的是,各國提供給國民的福利是移民的其中一個考量因素,但要移民者不能只考量到薪水和福利問題而己。

她舉例,若30歲以下、薪水約4000令吉的打工一族,移居到國外,會感覺到生活素質提高。因為在吉隆坡,4000令吉薪水很難生活,但在澳洲,3000令吉就綽綽有餘。「但這是一個誤區,我們在自己的國家會有很多要求,若無法購車或是租公寓,就會覺得天已經塌下來了,但在澳洲,即使沒有車也不會去投訴,這薪水當然綽綽有餘。」

她認為,其實大馬的福利還不錯,但大多人往往習慣成自然,不僅忽略這些福利,還習慣頻頻抱怨。此外,我國所提供的福利也包括醫藥,在政府醫院只需1令吉就可以看病,再付5令吉就可以領藥。「可能大家都習慣成自然了,根本不會注意到這點。」她指出,我國其實很有很多工作機會,還有非常大的創業空間。

專家補充:建議放寬永久居留政策

亞洲策略與領導研究所營運總裁黃穎欣指出,人才外流的課題應該要兩面思考,若國民在國外工作就被認為是人才流失,這看法太過於狹窄。

她表示,在這個全球化的時代,人才流動是一件很普遍的事情,尤其人才外流在大多數時候,在於個人的選擇,政策是無法阻止的。

「重點在於要怎麼把國外的人才吸引、回流,以及把還在大馬的人才留住。」

她說,政府可以推行較寬鬆的永久居留政策(PRPolicy),以吸引國外專才到我國。而目前政府已經推行了第二家園計劃,以較低的門檻和優惠的待遇等吸引外籍人士來馬定居。

而政府設立的大馬專才機構,也推行專才回流計劃(REP),以稅務優惠、購車稅務減免、外籍伴侶與孩子來馬6個月,就可獲得永久居留權等措施,鼓勵海外工作的大馬公民回流。

人才循環過程

她指出,人才外流有利有弊,其正面的效益包括可帶來新技術和思維的轉移等,稱為人才循環(BrainCirculation)。

黃穎欣援引世界銀行經濟學家派克的看法,「人才流失未必是一個準確的說法,因為現實中人才的循環和回流都是人才循環的過程,長遠來說對國家是有好處的。」

她說,很多研究的顯示,國家會從那些有國際經驗並回國發展的人才中受惠,因為他們會帶回一些在本地沒有的、新的科學技術、電子、創意和商業契機。

她表示,針對人才外流、人才回流及吸引外國專才的3種政策,都應該要根據年齡和階級等,三管齊下進行。

她也認為,移民人口帶走公積金局裡的大筆款項,是一個正常的經濟循環。「當然這對公積金局來說有很大的影響,但在宏觀及整體的角度來看,其實並沒有太大的區別,有人把錢拿走,也有人會把錢帶回來(回流)。」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