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鶴年首次透露:長時間分隔出現婚外情,妻子一句話令他感動!

導語:他在新書《郭鶴年回憶錄》中除了揭露自己多年來在經商以及和政治人物交往的秘辛外,也透露鮮為人知的家庭和感情世界,包括他和兩任妻子──亡妻謝碧蓉(Joyce)以及第二任妻子何寶蓮(Pauline)的三角關係。

郭鶴年與亡妻謝碧蓉的5名孩子與母親鄭格如(左二)在1959年拍下的珍貴照片;左三為長子郭孔丞,右一為次子郭孔演。(照片取自郭鶴年回憶錄)

(雪蘭莪.八打靈再也4日訊)大馬首富郭鶴年一直予人企業強人的形象,精明能幹辦事果斷,但在對夫妻和家人的感情這一塊,卻似乎有所虧欠。

他在新書《郭鶴年回憶錄》中除了揭露自己多年來在經商以及和政治人物交往的秘辛外,也透露鮮為人知的家庭和感情世界,包括他和兩任妻子──亡妻謝碧蓉(Joyce)以及第二任妻子何寶蓮(Pauline)的三角關係。

坦承忙碌事業 忽略家人

郭鶴年表示,自己早期曾忙碌於事業,沒有太多時間陪伴家人,幾乎錯過陪伴孩子們長大的時光,而長時間的分隔也間接促使他和妻子謝碧蓉的婚姻中,出現婚外情。

他說:「我幾乎錯過了我和Joy(郭鶴年對謝碧蓉的暱稱)的五個孩子長大的過程,因為那時候的我為了生意一直在外頭跑,有時候只在新加坡逗留一到兩個小時,在1963年後,我很多年都是在倫敦的酒店房間內處理在大馬和新加坡的業務,很多時候都是清晨7時通過電話和在新加坡的家人聯絡。」

「我在1970年代初期也偏離了我和Joy的婚姻,當時我們的公司剛在香港創立,我專注建立事業;那時候,我對一位名為何寶蓮的年輕女士產生強烈的好感,她如今是我的妻子。

他感慨道,謝碧蓉是幫助他塑造自己生活的那個人,從1940年代起,後者就是一位美好的妻子以及5個孩子的好母親,「和我的母親一樣,她是一位賢慧的女人,也是我所認識的人中,其中一位最不會批評他人的人」。

對於他的婚外情,郭鶴年略顯愧疚地表示,他發現如果自己沒有在過去40多年來,努力地去理解為什麼男人會偏離婚姻的話,他很難去談論這個話題。

他說:「我父親也曾這樣,但我想說的是,這並不意味著我要洗脫自己帶給Joy和親人巨大痛苦的這種行為。」

郭鶴年的亡妻謝碧蓉。(照片取自郭鶴年回憶錄)

為婚外情承受精神風暴

「Philip(郭鶴年的大哥郭鶴舉)對此感到震驚,他的妻子是Joy的姐姐,她將不會原諒我。母親也不能理解,我成為了一個賤人,一個罪人。我深深地感受到了這一切,承受了精神風暴。」

他透露,熟悉他們夫妻的老同學蘇賈拉希曼曾告誡他,「當你和另一個女人墜入愛河時,你已經讓妻子失望。Joy是一位非常可敬的女人,她有非常崇高的理念和價值觀。你不能責怪她,她可能還很愛你,但她的理念和價值觀決定她不會繼續和你過夫妻的方式生活。」

對妻願「共夫」感意外

讓郭鶴年感觸的是,當謝碧蓉數個月後發現他的婚外情後,竟意外地表示願意和另一個女人「共夫」;他雖然非常感動,明白妻子非常善良大方,但也明白她的內心其實很恐懼。

「她對我說:『年,我想了很久,我認為你應該得到你覺得愉快的東西,我也準備和另一個女人分享你,我們將以這種方式繼續生活。我知道你這一生都很努力地工作,在這麼多年建立家族企業的過程中,你一定是經歷地獄般的痛苦,所以我想你應該得到這樣的幸福。我絕不能自私自利,所以我願意將你分享出去』。」

「我當時第一反應是:我有一位多麼美妙的妻子,她是多麼美好的人。但有些事還是讓我警戒,我說『Joy,這是一個重大的決定,或許你應該再好好考慮,如果這真的沒有問題且真的是你想要的,你再來告訴我。生活會改變,我們無法預見所有的波折。但就目前而言,我不打算對你提出的建議說『是』或『否』。」

數個月過去了,謝碧蓉沒有再提起這個課題,郭鶴年表示,妻子一定向身邊人、兄弟姊妹尋求意見,並相信她非常痛苦。

和Pauline移居香港

「在她的憂慮和痛苦中,她建議我搬出去,因為她不能承受我在她身邊時的壓力。我和Pauline組織了新的家庭,並在1979年一起移居香港。」

他表示,在亞洲社會,總是不願意到法院辦理離婚。以他本身的例子,當他離開和Joy一起成立的家庭時,後者對他說:「年,我不會讓你和我離婚,我也不會和你離婚。我們就只是分開各自生活。」

「我尊重這個決定。Joy是一個高尚的人,直到她逝世的那一天都是如此。不幸的是,她罹患了乳癌,經過五年抗癌後

於1983年去世。我一直照顧她直到最後。」 移居香港後領悟.陪伴孩子長大最美好

郭鶴年表示,人的一生中可能沒有像陪伴孩子長大一樣美好的時光了,這是他在和第二任妻子何寶蓮以及他們的3個孩子,在移居香港後的領悟。

他說:「我和Pauline在1979年移居香港時,在維多利亞山莊買了一幢別墅,我們讓3名孩子在香港讀中文和英文學校,隨後再到美國接受高等教育。」

3孩子讀中英文學校

「我們在那裡的周末和假期經歷了一段美好的時光,但這樣的日子是稀罕且珍貴的,因為我仍然在追逐我的夢想,包括在中國確定房地產開發專案,以及擴大郭氏集團的業務。」

郭鶴年表示,何寶蓮是支持他的支柱,給了他所有的愛和關懷,不會讓他懶散和肥胖,始終陪他上下樓梯和在戶外走動,或帶他去打高爾夫球。

「我稱她為我的軍士長,她確保我的健康生活,也確保我們的孩子在一個充滿愛的環境成長。他們成長為一個美好和有愛心的人,而這一切很大程度是受到他們母親的影響。」

為陪同赴華 報讀中文班

他也透露,何寶蓮隨他到香港時,中文懂得不多,在告訴她未來的生意將更多和中國有關,需要她儘可能地陪同到內地出差,只有學會中文才更享受這樣的生活後,何寶蓮就毫不遲疑地到香港大學報讀中文班。

「她相當努力,並且很快地上手。不過一到兩年後,我甚至要求她終止學習,因為她常常複習到深夜1、2時,也影響到我的休息時間,因此她停止了學業。不過那時候她已經掌握一些中文,在我往後的中國訪問中,她遇到了許多官員,老朋友和新熟人,他們都接待了她。」

「我很高興地說,儘管當我離開Joy的時候,讓母親非常不高興,但最後她和Pauline的關係卻很好。她原諒了Pauline,而Pauline也對母親有深厚的愛。」

郭鶴年(前)和第二任妻子何寶蓮(左二)以及孩子們的合照;左為幼子郭孔華,右起為四女郭惠光和幼女郭燕光。(照片取自郭鶴年回憶錄)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