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狗光顧巫裔食攤 華裔女郎挨批

(淡馬魯7日訊)一名華裔女子,在屠妖節當天將一隻寵物狗放在肩膀上,到彭亨州淡馬魯一小食中心購買食物,小食中心是巫裔經營的食檔,被公眾批評不夠敏感,及不尊重穆斯林。

食攤業者隨後在社交媒體貼文指出,他們起初以為是玩具物,走近一看才發現是真狗,便勸女子將狗帶離食物區,但不被理會。眾人以為女子不諳馬來語,不料她卻聽得懂所需付的款項,讓人為之氣結。

延伸閱讀

從朋友到骯髒的惡魔:穆斯林世界對狗的態度是如何轉變的

在伊斯蘭教和猶太教中,狗被認為是不潔的象徵。這種觀念根深蒂固,以至人們認為:禱告的時候看狗一眼,都會使得一個虔誠穆斯林的祈禱失效。

伊斯蘭歷史常常遭人誤解,這一方面也不例外,今天,不管是穆斯林還是非穆斯林,都認為伊斯蘭教和狗是水火不容的。

但伊斯蘭教中的狗,其實還有不為人知的一段歷史,回溯到伊斯蘭教早期階段,穆斯林和狗之間其實保持著非常友好的關係。

根據對先知默罕默德生平傳教的一些官方記載,其本人也在狗在場時祈禱過。他的那些表親、同伴,都是世界上第一批穆斯林,他們也養過小狗。

麥地那的先知清真寺是僅次於克爾白的世界第二穆斯林朝聖聖地,不管是先知還是其後的時代,那裡都可以時常看到小狗在嬉戲。

穆斯林先民飼養了許多狗,這其實並不難理解。因為他們大部分都也飼養綿羊、山羊,而狗可以幫助他們看羊,防止羊跑掉,還可以嚇走那些小偷或者前來覓食的動物。

綿羊、山羊是穆斯林先民的食物和資本,狗恰恰可以為他們保護這些動物。

在打獵期間,狗也是至關重要的同伴。早在伊斯蘭教之前,古埃及和伊拉克的石雕上就表現了狗追隨他們主人的畫面,穆斯林也沿襲了狗的這種用途。

隨著伊斯蘭宗教在中東地區乃至世界範圍內的廣泛傳播,它從游牧民族的信仰轉變為紮根城市的宗教。

公元 700 年到 1700 年這一千年內,世界上許多大城市都信仰伊斯蘭教,因此狗在城市裡的重要地位絲毫不減當年。他們照樣負責保護主人的資產,趕走侵入者。

但到了城市裡,他們還多了一項更為重要的作用——吃掉垃圾。從大馬士革和巴格達,從開羅到伊斯坦堡,那些城市管理者都把它們當成垃圾處理器,從而保持城市街道的整潔。

穆斯林長老為狗準備飲水槽,許多清真寺還為它們提供食物,屠夫為了趕走老鼠和寄生蟲也養狗。

對城市裡的狗施暴的人,還會被予以懲罰。有了狗,穆斯林城市更加乾淨整潔,也更加舒適宜人。

所有這些都表明全世界範圍內的穆斯林都與他們身邊的狗保持著正常良好的關係,他們意識到了狗在看門和垃圾處理的方面的巨大用途,我們甚至可以推測,他們在日常的交往中與狗結成了親近的關係,在互相扶助中對狗產生了深厚的喜愛。

立足於這樣的史實,穆斯林只對狗充滿敵意的說法到底來源何處呢?簡單來說,是因為疾病。

大約在兩百年前,人們對傳染病的觀念起了變化。那時候人們不知道我們今天所說的細菌理論,生活在中東、歐洲以及其他地區的人注意到了瘟疫、霍亂以及瘧疾的爆發往往跟墓地、垃圾堆、沼澤地這些場所聯繫緊密。

因此中東地區的城市規劃師以及政府,就開始在人員密集的居住區排除這些疾病場所,他們把垃圾堆搬到了城牆外,吃垃圾的狗也不知不覺離開了城市。

以前是狗來維持城市的整潔,現在需要人親自動手了。

狗與垃圾的歷史聯繫,對狗來說不是什麼好事兒,首先是城市裡沒有什麼垃圾可吃了;其次,這些垃圾現在被視作對人類衛生的一大威脅,吃垃圾的狗很快也被惡意相待。

十九世紀的前幾十年,狗已經被看成是既無經濟用途還威脅公眾健康的動物。

這造成了什麼樣的後果呢?幾次大規模的滅狗運動由此爆發,中東城市裡狗的數量大幅減少,人們對待狗的態度大變。

狗已經不再是帶來好處的城市「居民」,而是危險的、疾病纏身的、毫無必要的存在。

近代發生的巨變,讓我們可以理解為何今天的木司令如此厭惡狗。

儘管一些精英分子願意養狗以象徵他們的身份,但大部分的穆斯林仍然認為狗是骯髒的,有時甚至是邪惡的。

正如伊斯蘭歷史的其他方面一樣,狗的歷史也由此被穆斯林和非穆斯林誤解了。

大部分人都對狗的歷史並不知情,還有很多人並不願意相信他們的先知以及前輩曾經與家養狗和諧相處。

狗是我們最常接觸到的動物,對我們而言,不管我們是不是穆斯林,狗在伊斯蘭教中的歷史可以給予我們另外一個啟示。

人類養狗,並不總是因為喜愛它們,或者覺得它們可愛。在歷史上,它們大部分時候不是被當成寵物看待的,而是被看成勞動力、經濟必需品、獵手和街道清潔工。

而今天,除了特殊的毒品搜查犬、導盲犬、獵犬之外,我們絕大多數人養狗只是為了享受清晨被它舔醒的幸福感。

然而在歷史上,它們的用途不止於此。了解這些,不僅有利於我們更為全面地認識我們身邊無處不在的這種動物,還讓我們知道我們與動物的關係是如何對現今世界產生影響的。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