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至名歸啊!國際大學調查顯示,大馬人的懶惰程度世界第三,馬來人的祖國竟然排第一!夠力!

實至名歸啊!國際大學調查顯示,大馬人的懶惰程度世界第三,馬來人的祖國竟然排第一!夠力!

根據美國史丹福大學日前公布的《全球人口平均每日步行》排行榜中,大馬人平均日行3963步,名列排行榜中倒數第三。

最不愛走路的是印度尼西亞人,平均每天走3513步。香港人行走最多,每天平均步行6880步,相等於6公里;中國和烏克蘭則位居第二、三名。

調查利用智慧型手機上的步行計步器或加速計,收集超過111個國家,逾70萬人的走路步數、年齡、性別、體重、身高等個人健康數據。

其實懶惰的性格與生活態度,並非單單叢走路來判斷的。

馬來人好吃懶做、好逸惡勞,整天想著不必付出就能獲得天上掉下來的財富。

一直都在依靠非土著辛勤工作賺錢給所得稅養活他們,而他們竟然經常對這些非土著米飯班主呼呼喝喝,指手畫腳;這個宗教這個民族的專橫霸道不講理,已經是世界知名。

事實上,這正是巫統長期執政造成馬來族群的惰性和依賴性;他們從小受到偏差的教育教導他們好逸惡勞,灌輸的教育落後而毫無世界觀;在他們畢業後,他們無所適從,只好繼續留在國內。

因為笨拙,他們無處可去,因為他們在和他人相處時面對著嚴重的語言和溝通問題。無論他們喜歡與否,他們只好繼續支持『馬來主權』的概念,以在津貼或福利下繼續苟存。

他們的思維是——不勞而獲。那些富有的巫統土著的後代將獲得海外深造,並回國繼續統治他們那些貧困的本地親戚。

以下是一位覺醒的馬來人對自己民族的墮落而發出的悲鳴:在全國2000家油站中,99%由馬來人持有。

是的!……我們馬來人真的控制了,可是控制了些什麼?我們控制了所有德士的准證(Approved Permits ,APs)。

我們控制了政府工程(的分配),95%分配給了馬來人。我們控制了國家稻米局(Bernas)的稻米交易,通過稻米局,我們收購了了吉打州80%的華人米較廠。

就連糖王郭鶴年也被迫要顧全巫統朋黨的利益而把他的白糖經營權賣了,這樣的話,馬來人就能控制白糖市場,以及其他重要的必需品。

我們控制了巴士公司。瑪拉(人民信託局,Majlis Amanah Rakyat,MARA )旗下的巴士可在全馬來西亞通行無阻,而非馬來人則彷徨失措,他們必須為他們的巴士路線提出申請,而新巴士(申請)被拒絕。

許多本地華人持有的巴士公司已經在城市地區消聲滅跡。每個新建立的住宅區都設有回教堂和祈禱室,可是在任何的住宅區內,卻連一所,我再強調,連一所寺廟和教堂也不曾興建過,縱使在該住宅區內大部分是非馬來人!

我們甚至在每所回教堂外高掛擴音喇叭,以最高聲量進行唱禮(Azan,每日五次的祈禱召喚),以告訴非馬來人和非回教徒我們控制了一切。

可是,為什麼身為多數人口的馬來人控制完了所有顯著的職位和商業機會,卻依舊無法在非馬來人面前昂首挺胸呢?

我們無法辦到,因為馬來人無法從這些機會中獲得好處,只有那些被恩寵的巫統土著們享受著這些好處,多數馬來人之中較貧困的一群只不過被巫統擺上神台,以便他們可以(繼續)騎劫國家議程。

這些華人漢奸和馬來鷹犬圍繞著巫統,在『分而治之』的邪惡計謀下,玩弄著互相對抗的把戲,以成就他們的生存計劃。

為何巫統要不斷的老調重提有關填鴨馬來人的需要呢?巫統說的馬來主權不是已經到位了嗎?而土著地位和特權不也已經歸入這特別地位了嗎?

而身為馬來人,我要問問非馬來人,這個國家的政府是種族主義份子,它竭盡所能的把你(們)變成不受歡迎的『外來者』,可是為什麼你們還留在這裡?

我所認識的非馬來人都在告訴我同一件事——馬來西亞是他們的國家——除了這裡,再也沒有別處可被他們當成是自己的國家,因此,他們留下來,繼續忍受這種侵犯和無聊的言論。

現在的分別在於,已經有足夠(數量)的馬來人對這個被稱為巫統的極端種族主義馬來政黨胡言亂語的滑稽動作感到羞恥。

已經有足夠(數量)的馬來人告訴非馬來人:「我們也能感覺到你們的痛苦,我們理解你們在被認為是自己的國家中,不被公平對待的的沮喪和絕望」。

此時,大家已經明白他們對我們大家做了些什麼……不止是非馬來人,馬來人也別再讓巫統或國陣繼續玩弄種族課題,別讓他們再度開始對我們進行『分而治之』的可笑動作。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
%d bloggers like this: